禅道茶缘

信息来源:天天时时彩网页计划发布日期:2017-07-31

禅道茶缘.jpg

  佛教在汉代传入中国时,正值儒家、道家大力倡导种茶、制茶、饮茶。有助于凝思提神、清心养生的茶叶,很快得到禅家青睐。《晋·艺术传》载曰:“禅师单道开修行打坐,以茶醒神,昼夜不眠,广传寺院。”《唐·封氏闻见记》云:“泰山灵岩寺大兴茶道,参禅不寐,皆许饮茶,遂成寺俗。”被尊为“茶圣”的唐朝人陆羽,从小被寺院收养,对茶的熟知和兴趣都源于僧人。他的著作《茶经》中,多次引述寺僧饮茶的事例,如:“释法瑶,修禅武康小山寺,年垂暮,餐必茶。”
  
  佛教推崇圆通,主张与各种文化、民俗相融合,把流行民间的饮茶,称为“清心静意、精神开释”,说“茶中有道,茶可悟道”,禅与茶结合是为“茶道”。唐、宋时期,许多著名寺院,每年都举办大型茶会,无数高僧汇聚、畅谈,交流禅学与茶道。茶会也吸引许多民间茶艺高手,《茶疏考本》记载:余杭经山寺茶会,各寺种制的名茶纷纷亮相,并设鉴茶、煮茶、品茶的“斗茶擂”,僧人、香客皆准参加,十里之外可闻茶香。
  
  宋代高僧圆悟克勤,深谙禅与茶的不解缘分,挥毫写下“茶禅一味”,召示世人悟觉“茶中带禅、茶禅同缘”的玄妙,从一盏香茶中,感受清心寡欲、养气颐神的禅意。
  
  僧众不仅崇茶、论茶、饮茶,还植茶、制茶,如今诸多名茶,最初都是出自僧人之手。《清·陇蜀余闻》记述:“蒙山上清峰,其巅一石,大如数间屋,生有茶七株,乃甘露大师手植。”福建“武夷岩茶”,以寺院采制的最为正宗;江苏洞庭山僧炮制的“水月茶”,即是今天的“碧螺春”;普陀山“佛茶”、黄山“云雾茶”、云南“感通茶”、杭州“香林茶”等都是寺僧焙制。
  
  禅院有栽培、焙制茶叶的独特技艺,更讲究饮茶之道,许多寺庙设有“茶堂”,供僧人品茗论茶,法堂设有“茶鼓”,敲响便是召集僧众饮茶。寺院盛行茶事,形成了佛教独具特色的茶文化:供奉佛祖的茶叫“奠茶”,僧众饮的茶叫“普茶”,受戒饮茶,称“戒腊茶”,得来施舍的茶,称“化茶”,坐禅饮茶,称“打茶”。
  
  经年不离茶,僧人中制茶、煮茶、品茶者高手林立,唐代僧人皎然就是烹茶大师。《茶经》记载:“皎然烹茶,新茶摞屉、蒸熟漂洗、榨水压砖,焙干碾磨成粉,筛细,置瓷壶文煮。凉后滤沫再煮,甘艳香浓。”五代十国时期,名僧文了精于烹茶,他游历荆湘,广传茶艺,被誉为“汤神”;宋代妙谦法师博通茶事,擅长“茶百戏”,名闻汴京。
  
  庐山东林寺名僧慧远,用自焙的茶叶招待陶渊明,诗人饮过惊叹“茗香一贯神”。普陀寺僧煮“佛茶”请杜甫品味,他喝过竟不走了,为饮香茗在普陀山住了半个月。刘禹锡《兰若试茶歌》云:“山僧后檐茶数丛,春来映竹抽新茸。”明·韩奕《白云泉煮茶》吟:“山中知味有高禅,采得新茶社雨前。”王维在《宿溪僧院》诗中说:“煎茶留静者,靠月坐清禅。”
  
  历代文人吟咏禅与茶,把佛学哲理、人生价值融为一体,为禅学明心见性、空灵超俗,茶道修身励志、聚神养生赋予了清新、高雅的意境,留下了无数经典的诗章。(文/周铁钧)

——摘录自《禅露》2017年第3期

    【发表评论】
条评论
【全部评论】